婉夏

叫我婉夏即可
国家级职业烂尾选手 钥匙扣疯狂爱好者
❣️禁止偷窥❌
永远喜欢艾玛小姐www!
雷杰佣佣医 别来找骂 是个暴躁老姐
头像是红茶喵太太画的
背景是小罐茶太太画的!!

【杰园】ooc警告 结尾非常潦草 慎点 注意避雷。

【杰园】灵感来源:开膛手杰克+大少爷与大小姐的反派生涯。严重ooc,没有任何文笔可言。结尾超草。

———————

“艾玛,对不起,爸爸只能陪你到这里了。”一位中年男人看着怀里熟睡的婴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放在了孤儿院的门口,便悄然离去。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子打开了大门,看到了地上还沉浸在梦乡的女婴,蹲下来把她抱进了孤儿院。一位看起来十分绅士的先生尾随着那个少女缓缓地走进了孤儿院。他微笑着对那个少女说:“你好,我叫杰克,请问,怎么样可以领养你手中的这个女婴呢?”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喊来了孤儿院院长来办理此事。

—————————

“...是这样啊,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只要办理一下手续,您就可以带走她了。”院长因为孤儿院经费不足,孩子经常吃不饱饭,所以巴不得有人来领养呢。“好的,那我就先走了。”杰克起身,在少女的带领下办完了手续,带走了艾玛。谁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

四周弥漫着浓郁的雾气,带来一股刺鼻的味道。白茫茫的周围什么也看不见,挡住了太阳发出的光。正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道路上遍布了泥坑。阴沉沉的天气衬托出了一种不安的气氛。这就是伦敦。杰克推开一扇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他把今天早上收到的信拆了开来,嘴角微微上扬,勾起好看的弧度。“艾玛!”他朝屋里喊了声,一位少女走了出来,“怎么了?又接到任务了?”杰克微微地笑着,拿起了放在桌旁的一杯红酒,一边品尝一边说:“是的呢,还是笔大单子。”“啊,这样的话,那我们快点出发吧!”少女的眼睛里散发出光芒,抓起放在椅子上的衣服,冲进了房间。哎,真是个急性子。杰克放下红酒,朝她走的方向摇摇头笑了笑。艾玛很快的换好了衣服,一身漆黑的西装,带着一副墨镜,嘻嘻地笑着,露出她尖尖的小虎牙。“目标,玛莉·安·尼古拉斯,妓女。地点,红教堂附近的囤货区。”杰克整理好装束,戴上了锋利的爪子,准备出门。

——————

杰克拉下帽檐,盯着前方的女性,趁她不备时将她拖入阴暗的角落。“呐,不要害怕哦,马上就好,不会疼的呢。嘘,安静点。”艾玛拿出麻醉针和手术刀,完全不顾女子的求救。女子恐惧地想逃走,艾玛却笑吟吟地将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她。“这位可爱的女士,你跑不了了哦~”艾玛把她堵在角落,注射了麻醉针。杰克用爪子轻轻一划,腹部被剖开来了。他小心地将肠子拖出来,把女子的脸殴成淤青,牙齿脱落了几颗。艾玛捧出腹中的女婴,摇摇头轻轻叹息道,“哎呀,真是残忍呢,你还没有来到世上就要死掉了。不过也是件好事哦,你以后就不会有痛苦了。”艾玛用手术刀捅了女婴几次,便丢下了。“2分51秒,这次还不错哦杰克先生。”艾玛歪头对他笑。“现在,我们给那些愚蠢的警方留一封信吧~不然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我们呢。”杰克拿出钢笔,唰唰唰地飞快写了几笔,署上“调皮的杰克”的名字,将信塞进信筒。

——————

深夜,门突然响了起来,像是有人在敲门。艾玛跑去开门,却只看到地上有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会是谁呢,这么晚寄过来给我...”艾玛有些疑惑,嘟囔着拆开了信。客厅的老式电话响了起来,杰克起身去接。“你们中的一人,是卧底。”电话里传出一个低沉的男声,不等杰克回复,就挂断了电话。艾玛刚好回到客厅里,听到了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你是卧底?”艾玛漫不经心的看着手中的匿名信。“你信?”杰克夺下艾玛手中的信,将它撕碎扔进了垃圾桶。“你知道的,如果没有人去向“他”承认,那么他就将我们都杀掉。”艾玛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你留在这里,我前去交涉。”杰克立刻否定:“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把大好前途毁在这里?我去,你留在这里。”艾玛没有答应杰克,“你留在这里,我背负所有,你重获自由,再也不用干这种恶心的人事情了。”“绝不。”杰克抓住艾玛的脸颊,摁着头亲了过去。艾玛瞪大了眼睛,想要推开杰克,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杰克放开了她,“喂,你很烦哎。我说我去就我去了,你就在这待着。”艾玛不服气地嘟起嘴巴,撇过头去不理杰克。杰克有些无奈,“哎,你别生气了,大不了我们谁都别承认好了,反正这个罪名是莫须有的。我们...找个地方,归隐吧?”艾玛气哼哼的,傲娇地点点头。“这一次,我再也不想把你放开了。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的是你。”杰克将艾玛拥入怀中。艾玛的脸通红通红的,轻轻地捶打杰克,“好啦,

我知道的。”

之前发的手误删了..再发一次。

评论(4)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