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夏

叫我婉夏即可
国家级职业烂尾选手 钥匙扣疯狂爱好者
❣️禁止偷窥❌
永远喜欢艾玛小姐www!
雷杰佣佣医 别来找骂 是个暴躁老姐
头像是红茶喵太太画的
背景是小罐茶太太画的!!
年更选手

佣园 万圣节甜饼

(因为万圣节还在学校就先发了...1551)
...今年的万圣节很热闹呢。
艾玛拉低了帽檐,隐藏起自己精灵般尖尖的耳朵。
即使今天不会有人介意。
只有在万圣节的时候,人们诧异的目光不会聚焦在我身上。
从小被嫌弃到大的人生,还真是不好过啊。
艾玛提着扫帚,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提着南瓜灯笼去要糖果,也没有去刻意的装扮去吓人。
“晚上好啊,我的魔女小姐。”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在艾玛背后响起。
艾玛回过头,看见的是奈布站在墙角边,冲艾玛笑嘻嘻的样子。
...一点都不像个快要十八岁的人啊。
奈布今天穿着一袭黑色的斗篷,提着小小的南瓜灯,手里装满了糖果,乍看是和艾玛差不多的装束。
“喏,看见我手上的糖了吗?给你的。胆小鬼,你今天还是没有去要糖吧?”奈布把糖果都塞入艾玛手中。
“...我不想去要。”艾玛裹紧了自己不合身的斗篷。
“这样啊,”奈布走到她身边,“那以后,就由我来要糖,你负责吃就好了,我的魔女小姐。”
艾玛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没有说话。
“我的意思是,
我,喜,欢,你,很,久,了。”奈布认真地看着艾玛,一字一句的说着。
喜欢我?
喜欢我。
艾玛不知所措的摆摆手,不知该说什么好。人类的情感,她没法明白。
“你只要说,你也喜欢我就行了。”奈布轻咳了一声。
“我...也喜欢你?”
奈布轻轻笑了一下,将艾玛拥入怀中,“那以后,就只做我一人的魔女小姐吧。”

【杰园】无题 其实就是我想不出

一、


艾玛有一间糖果店。


里面摆满了五颜六色的糖果,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了七彩的光芒。装潢是少女一贯喜欢的暖色调,看起来能让人心情舒适一点。


门外有着一个巨大的波板糖做招牌,写着“艾玛糖果屋”。艾玛站在可推拉的门前,微笑地招待各种各样的客人。


有时是一个正处在暗恋时期的花季少女,买了一大包糖果想着要怎么样送给自己喜欢的男孩;有时是一个成熟的职业女性,买一包糖只是为了下班时的一丝小乐趣;有时是一个中年大叔,梳着整齐的、油光发亮的头发,磕磕巴巴的问艾玛 女人喜欢怎么样的糖果。


但这些都不重要。


今天天还未亮,雾还没有散去,小贩们打着哈欠又开始了枯燥无味的一天。艾玛还是照常穿着一袭红色的斗篷,遮住了大部分的脸。艾玛伸了一个懒腰,懒洋洋的用钥匙将门打开,开始了一天的营业。


一位穿着笔直西装的男子急匆匆地向他走来,时不时拿起手中金色的怀表看一眼,仿佛快要迟到了一般。


“两包白糖,谢谢。”他看起来焦躁不安。


“好的,先生。请您稍等。”艾玛转过身,干净利落地拿了两包白糖给他。


他拿了白糖,又急匆匆地走了。


又是这位先生呢。


这位先生每天都会来这买两包白糖,而且看起来都很焦急。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艾玛的好奇心蹭的一下升了起来。


不如...跟着这位先生一天怎么样?


艾玛都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大胆的想法吓到了。


嘿,想什么呢...还是好好看自己的店吧,这种事情明天再说。再说了,跟踪这位先生,这位先生也会不高兴的吧?艾玛使劲摇自己的头,像是要把这个想法彻底从脑子里赶出去。

(新坑 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 就这样吧哈哈哈哈哈哈)


我陷入了一片梦境。


这里有着一大片湖,湖水很澄澈,是很清透的蓝色。湖面上游着几只白天鹅,高仰着脖颈,俨然一副贵族的模样。远处有一片茂密的丛林,周围有着无数只萤火虫闪闪烁烁,散发出点点绿光。


一切都是朦胧的。


我仿佛在花丛中看见了一个个小人在飞舞着,背后有一双透明而泛着淡淡的黄光的翅膀,好像在谈笑。


天突然黑了。


这里变成了另外一副样子。漆黑的天空飘着几颗星星,湖水不再澄澈,而是变成了混浊的污水。湖面上天鹅的羽毛在渐渐变黑,头也垂了下来,无精打采。


在谈笑的小人也变了样子,翅膀变成了烧焦的乌黑色,咧开嘴巴露出尖牙,嘴角咧到了耳边,冲我诡异地笑着。


地上突然多了几具发臭的尸体,旁边还有堆积在一起的白骨。地上突然多了一群绿色的虫子在向我爬来,身上鲜血直流,混着地上肮脏的泥土,我忍不住捂着嘴巴干呕。它们的身体腐烂了一半,嘴巴微张,散发出一阵阵腥臭难闻的味道,嘴里还在低吟些什么。


我不知所措地看向远处,发现有几双眼睛在看着我。我头疼欲裂,捂住了耳朵,眼神空洞,不想再听见这烦人的低吟声,迈开双腿想要逃离。


可是路好像没有尽头一般,声音也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大。


恍惚间,我好像听懂了它们在说些什么。


——————你真没用。


就在我崩溃之际,我突然醒了过来。我擦干了冷汗,看了看放在床头的钟。


——十一点二十分。

离我睡着只有两分钟。

(借了一下钙钙太太的梗~!无脑爽文 不打tag了)

【杰园】月饼节快乐鸭 一个小甜饼

今晚没有月亮。


夜空中灰蒙蒙的,一颗星星也没有。


“今天晚上明明没有月亮啊,中国人真奇怪,为什么要把这个节日和月亮联系在一起。”杰克坐在阳台边,一边吃着月饼,一边搅拌着奶茶。


奶茶温温的,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奶香,不断有热气飘出来。


“杰克先生,月饼节快乐哦!一起吃月饼吧~”艾玛突然跳出来,捧出了手中的月饼。


“是艾玛啊。那一起吃吧。遗憾的是,今天晚上貌似没有看到月亮呢。”杰克先生抬头望了望。


“那杰克先生来赏我的月亮吧,很亮很亮的哦!”


“你的月亮?”


“对啊,就是艾玛自己哦,够亮了吧~”


杰克轻笑了声,抿了口手中的奶茶:“荣幸之至,



我的小月亮。”

你还会回来吗,你,还能回来吗—

“杰克先生,能不能摘下面具,再看看艾玛呢?”

玫瑰园一片沉寂。

“你走的太久太久了,什么时候才回到我的身边?艾玛,想再看看杰克先生啊...”

“即便回来的是一具尸骨。”

“我也会一直等你。”

突然想写这个!!设定是杰克失踪了

没有糖!!!

杰园小甜饼 真的很小!

上课的时候脑子里突然蹦出这句话了。

就寻思着写个小甜饼吧。

真的很小!!(((o(*゚▽゚*)o)))

————————————————

杰克卸下了一直绑在手上的爪子,隐隐约约有鲜血涌出。他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随意地拿手帕擦了擦。


“你怎么...”艾玛有些难以置信,跑了过去仔仔细细地帮他把伤口消炎和包扎。


“如你所愿,我不做监管者了。”杰克淡淡地朝她笑着。


“因为,



你,就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杰园】ooc警告 结尾非常潦草 慎点 注意避雷。

【杰园】灵感来源:开膛手杰克+大少爷与大小姐的反派生涯。严重ooc,没有任何文笔可言。结尾超草。

———————

“艾玛,对不起,爸爸只能陪你到这里了。”一位中年男人看着怀里熟睡的婴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放在了孤儿院的门口,便悄然离去。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孩子打开了大门,看到了地上还沉浸在梦乡的女婴,蹲下来把她抱进了孤儿院。一位看起来十分绅士的先生尾随着那个少女缓缓地走进了孤儿院。他微笑着对那个少女说:“你好,我叫杰克,请问,怎么样可以领养你手中的这个女婴呢?”少女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喊来了孤儿院院长来办理此事。

—————————

“...是这样啊,那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只要办理一下手续,您就可以带走她了。”院长因为孤儿院经费不足,孩子经常吃不饱饭,所以巴不得有人来领养呢。“好的,那我就先走了。”杰克起身,在少女的带领下办完了手续,带走了艾玛。谁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

四周弥漫着浓郁的雾气,带来一股刺鼻的味道。白茫茫的周围什么也看不见,挡住了太阳发出的光。正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道路上遍布了泥坑。阴沉沉的天气衬托出了一种不安的气氛。这就是伦敦。杰克推开一扇老旧的木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他把今天早上收到的信拆了开来,嘴角微微上扬,勾起好看的弧度。“艾玛!”他朝屋里喊了声,一位少女走了出来,“怎么了?又接到任务了?”杰克微微地笑着,拿起了放在桌旁的一杯红酒,一边品尝一边说:“是的呢,还是笔大单子。”“啊,这样的话,那我们快点出发吧!”少女的眼睛里散发出光芒,抓起放在椅子上的衣服,冲进了房间。哎,真是个急性子。杰克放下红酒,朝她走的方向摇摇头笑了笑。艾玛很快的换好了衣服,一身漆黑的西装,带着一副墨镜,嘻嘻地笑着,露出她尖尖的小虎牙。“目标,玛莉·安·尼古拉斯,妓女。地点,红教堂附近的囤货区。”杰克整理好装束,戴上了锋利的爪子,准备出门。

——————

杰克拉下帽檐,盯着前方的女性,趁她不备时将她拖入阴暗的角落。“呐,不要害怕哦,马上就好,不会疼的呢。嘘,安静点。”艾玛拿出麻醉针和手术刀,完全不顾女子的求救。女子恐惧地想逃走,艾玛却笑吟吟地将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她。“这位可爱的女士,你跑不了了哦~”艾玛把她堵在角落,注射了麻醉针。杰克用爪子轻轻一划,腹部被剖开来了。他小心地将肠子拖出来,把女子的脸殴成淤青,牙齿脱落了几颗。艾玛捧出腹中的女婴,摇摇头轻轻叹息道,“哎呀,真是残忍呢,你还没有来到世上就要死掉了。不过也是件好事哦,你以后就不会有痛苦了。”艾玛用手术刀捅了女婴几次,便丢下了。“2分51秒,这次还不错哦杰克先生。”艾玛歪头对他笑。“现在,我们给那些愚蠢的警方留一封信吧~不然他们可能一辈子都找不到我们呢。”杰克拿出钢笔,唰唰唰地飞快写了几笔,署上“调皮的杰克”的名字,将信塞进信筒。

——————

深夜,门突然响了起来,像是有人在敲门。艾玛跑去开门,却只看到地上有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会是谁呢,这么晚寄过来给我...”艾玛有些疑惑,嘟囔着拆开了信。客厅的老式电话响了起来,杰克起身去接。“你们中的一人,是卧底。”电话里传出一个低沉的男声,不等杰克回复,就挂断了电话。艾玛刚好回到客厅里,听到了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你是卧底?”艾玛漫不经心的看着手中的匿名信。“你信?”杰克夺下艾玛手中的信,将它撕碎扔进了垃圾桶。“你知道的,如果没有人去向“他”承认,那么他就将我们都杀掉。”艾玛的语气变得沉重起来,“你留在这里,我前去交涉。”杰克立刻否定:“不行。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把大好前途毁在这里?我去,你留在这里。”艾玛没有答应杰克,“你留在这里,我背负所有,你重获自由,再也不用干这种恶心的人事情了。”“绝不。”杰克抓住艾玛的脸颊,摁着头亲了过去。艾玛瞪大了眼睛,想要推开杰克,发出“唔唔唔”的声音。杰克放开了她,“喂,你很烦哎。我说我去就我去了,你就在这待着。”艾玛不服气地嘟起嘴巴,撇过头去不理杰克。杰克有些无奈,“哎,你别生气了,大不了我们谁都别承认好了,反正这个罪名是莫须有的。我们...找个地方,归隐吧?”艾玛气哼哼的,傲娇地点点头。“这一次,我再也不想把你放开了。你知道的,我最喜欢的是你。”杰克将艾玛拥入怀中。艾玛的脸通红通红的,轻轻地捶打杰克,“好啦,

我知道的。”

之前发的手误删了..再发一次。

【律医】壹.

·律医,注意避雷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

·不会场景描写 吐槽我 我会骂你。



———————————


艾米丽孤身一人来到了这座不知名的庄园。


啧,真是恶心啊。艾米丽拍拍身上的灰,表情嫌恶地将掉在她身上的虫子弹开。


肮脏。腐败。


这是艾米丽见到这座庄园的第一感觉。


庄园的外表没有她想象的华丽,而是肮脏不堪。无数的虫子在地上蠕动着,已经泛黄的树叶纷纷扬扬地落下。一只只蝙蝠藏在黑暗之中,只露出像刀子般锋利的眼睛,注视着前来的人,蠢蠢欲动着随时准备出击。无数动物的尸体堆积在四周,已经腐烂掉了,发出阵阵恶臭。艾米丽捂住鼻子,小心翼翼的,生怕踩到了。


哪怕她再小心翼翼,还是会踩到的。艾米丽发出一声尖叫,身体颤抖着,差点跌落在地。


受到惊吓的蝙蝠张开翅膀扑凌着飞走了,艾米丽感到有些害怕和无助。


真是的...她为什么要来这鬼地方参加这种荒谬的游戏啊...她勉强站了起来,飞快地跑向庄园,推开了大门。


————————


艾米丽按照指示,走回了她自己的小房间。


不得不说,这里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啊...连个梳妆台都没有,算什么啊。艾米丽小声嘟哝着。


算啦,将就一下吧,参加完游戏就可以得到不菲的奖金了呢~艾米丽想着。


中午。


“你就是新来的求生者吗?听说是个医生?”一位律师打扮的先生问道。


“..是的。”艾米丽收起对庄园所有不满的情绪,换上了虚假的笑容。


“啊,那这样真是太好啦!这庄园最近没什么人,真是太冷清了。”一位少女突然飞扑过来。


律师无奈地扶扶额,向她介绍道:“这个是艾玛·伍兹小姐,一位园丁。我是律师,名叫弗雷迪·莱利。”


“哦,我叫艾米丽·黛儿,医生。”艾米丽边回答,边吃着盘子里的东西。


“游戏待会就要开始了,你们准备一下吧。”一位坐在角落里没有发过言的先生突然出声了。


“啊,差点忘了,还有一位“慈善家”克利切·皮尔森先生呢。”莱利的语气非常讽刺,像是在嘲笑一般。


克利切并没有搭理他,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啊,终于要开始游戏了呢。

不是厂园

一位中年男人将一个还在熟睡中的女婴放在孤儿院前,便悄然离去。


他对不起艾玛,对不起这个家庭。


这个家庭因为妻子的背叛,军工厂的破产,已经支离破碎。他已经没有任何能力抚育小丽莎了。


他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回了已经变成废墟的军工厂。这里长满了野草,显得荒凉。阵阵凉风吹过,让人打了一个哆嗦。


啊,这气氛真是说不出的不好呢。


他自言自语着,将火柴划过了火柴盒的边缘,亮起了火光。


在这阴暗的军工厂里,这微小的火光似乎格外的刺眼。


嘀嗒。嘀嗒。他的怀表还在转动着。


他将一把火柴扔进了草丛,微小的火光渐渐变成了大火。灼痛了他的眼睛。一股烧焦难闻的味道充满了他的鼻腔,浓雾笼罩了整个军工厂。


他慢慢躺了下来,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凭这大火肆无忌惮地蔓延。


终于,可以好好睡一觉了。他想着,渐渐失去了意识。

后面写不出了,烂尾了,没有灵感,想想还是发上来吧。

哭了TvT

我保证下次好好写!

因为啥也不是 就不打tag了